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全球市场周记:英国选举进入缠斗 美国利率回复正挂

德国和日本经济与经济衰退擦肩而过,中国与美国贸易谈判相向前行。白宫经济顾问号称,世界两大经济体接近达成阶段性协议,一扫前日特朗普威胁所带来的市场阴影,美国股市写下了第六周上升记录,道琼斯指数突破28000心理关口。债市情况也好过之前,十年期国债利率回落到1.83%,股市债市同迈牛步。IEA预测非OPEC国家明年每天原油供应增加230万桶,比需求增加多出一倍,不过布伦特原油价格依然坚挺。资金增加风险权重,黄金受到冷落。

12月12日的英国大选,可能是英国战后最重要的一次选举,但又是比烂、比不靠谱的选举。比烂,工党领袖科尔宾的民意支持度是-60,为近百年以来最不受欢迎的反对党舵主;保守党领袖约翰逊的民意支持度也只是轻微在零数之上。约翰逊的脱欧承诺缺乏细节,选民无法知道他究竟会将国家带向何方;无独有偶,科尔宾刚刚抛出一个巨额的公共开支计划,并打算国有化电讯业,彻底改变撒切尔革命的理念,震动整个市场。不过,宣布提前大选之后,两个传统政党的民意支持度均有回升,之前风头较劲的脱欧党和自由民主党就受到冲击,可是他们仍是关键少数。以11月5-6日YouGov调查,保守党支持率为36%,工党25%,自民党18%,脱欧党11%,苏格兰民族党4%,模型显示如果今天大选,保守党可以拥有超过100席位的多数党地位。笔者认为随着选情深入,保守党的领先度会缩窄,但是约翰逊的政党取得半数以上议席并重夺议会主导权的机会超过六成。如果这个结果成真,约翰逊继续担任首相,英国按照之前与欧盟达成的协议于2020年1月底之前脱欧。工党有一个小机会伙同苏格兰民主党(如果需要再加上自由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无论哪种结果出现,英国无序脱欧的可能性都大幅下降,硬脱欧风险最大的时候也许已经过去。

美国长短期利率倒挂的局面似乎告一段落了,市场对发生经济衰退的担忧也似乎告一段落了。在过去一段时间,联储连续降息,拉下了短端国债利率。基金调整资产配置,出售债券购买股票,长端国债利率上升。美国劳工市场依然强劲,消费不虞大跌,市场认为短期内出现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的可能性不大。最后太平洋两岸的经济大国达成阶段性协议的机会不小,全球贸易不确定性有所消退。以上加在一起,带动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利率反弹快过3月期及两年期国债利率,利率恢复到正常情况。短期市场价格出现波动不足为奇,但是这次利率倒挂究竟给我们什么启示?笔者相信不是衰退是否降临,而是未来利率的走势。全球范围内通货膨胀并没有出现(中国的猪肉拉动的通胀不算,看核心通胀),经济增长也没有摆脱开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如此情况下,当经济周期下行的时候,央行还是要通过降息乃至QE来刺激经济,长远来看利率中枢在不断下移,收益率曲线趋向平缓。这个会给金融机构的盈利模式带来巨大挑战,也给传统的储蓄模式带来巨大挑战。

本周焦点:特朗普弹劾听证和中美贸易谈判。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会发布十月底会议的纪要。经济数据上欧洲的PMI值得注意,预计德国数据略有改善。

本文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FxWire Pro
  • 市场数据

24小时 市场动向及观点>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