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全球市场周记:美元趋跌 联储求稳

美元经历了2010年后最大的单周和单月跌幅,上次见到如此规模的美元指数崩盘还是在金融危机后各国撤资的时候。弱美元也带来了黄金价格黄金的一周,黄金每盎司逼近2000美元关口,其他避险天堂美国、德国、日本国债也有良好的表现。石油价格也受惠于美元贬值,不过碍于经济复苏缓慢,油价的作为也暂时比不上金价。美欧经济分别录得史无前例的GDP收缩,新冠疫情所带来的人流限制措施为经济数据历史书写下惨烈的一笔。联邦储备局公开市场委员会在七月例会上没有作出政策变化,也没有提到接下来的政策工具转换,鲍威尔只是强调偏松的鸽派政策。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0.54%,接近历史低点。美国经济暴跌,企业盈利暗淡,但是大部分科技巨头却拿出十分亮丽的业绩,为股市注入了信心。中国共产党政治局会议将A股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度来关注,上证综合指数辗转向上。

美元指数在七月初为97.2,月底一度跌到92.6,收93.4。这是雷曼危机所触发的外资大举离境之后所未见的。美元汇率本来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是三月份的市场动荡令资金涌向安全资产,为老态的美元续命。近月美元的强势,其实不过是因为其它货币种类太弱。然而,基本面因素在悄悄逆转,美元利率与几大发达国家之间的利差迅速缩小,海外资金购买美债的兴趣不足。美国的疫情控制明显落后于欧洲,这影响了经济复苏的进度。美元汇率逆转的短期触发点,是欧盟诸国克服困难推出经济稳定基金,这对于帮助南部国家经济、降低举债成本、推进财政一体化意义十分重大,欧元对美元汇率因此反弹,并带动世界其它货币的反弹。接下来的问题是,此轮美元反转究竟是周期性的10%左右的变化,还是结构性的50%的变化(如八十年代中或上世纪末)?笔者认为是周期性的汇率波动,暂时看不到如同当年广场协议那样的大故事出现。欧元、日元、英镑和人民币在可预见的将来都没有持续大幅升值的基本面因素和政策决心。

上周举行的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决定维持政策利率不变,维持资产购买计划的速度和数量不变。鲍威尔在记者会上,没有提出当局考虑如何丰富货币政策工具,只是强调会继续宽松。会后声明指出经济复苏取决于疫情的发展,基调相当温和鸽派。鲍威尔称联储有借贷能力,但是没有消费能力,暗示财政政策才是刺激经济需求的关键。疫情延缓了联储对通胀目标的重新审核和批准,这次没有提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不过笔者相信美国很快会转向平均通胀目标。事实上,联储已经有意无意地在政策中渗入平均通胀概念,所以真正出台此目标时,经济或市场所受到的冲击应该不大。

本周市场有两个焦点,1)中美关系和南海局势,2)非农就业数据。七月非农就业预计增加2M,将就业水平拉到比疫情前水平约低8.5%。欧洲零售和德国工业生产均会从疫情的极端水平大幅反弹。英格兰银行的会议估计不会有政策变化。美国上市企业季度业绩的悲喜仍可能给市场带来骚动。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市场数据
wechat